Rafish

自分の生き方で、自分を生きよう。

*本博客暂停同人活动,转向碎碎念型个人博,各位太太可取关。谢谢你们的陪伴,爱你们❤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这个博有一年多没更了。一年前的心境是多么单纯啊。想在庸碌中每周画一幅画,想交换明信片,想被人倾听:我在这里啊。好像又拥有了一个世界。

 

渐渐就变了。不去追寻这些琐碎,我也很好。平衡GPA和标化,严谨地构架文书,经营思想与期待,慢慢将自己与无效用的活动割离。会痛,不过很快也便麻木了。

 

于是拥挤着、推赶着、前进着。跑、跑、跑、不敢停。即使不能再发现被电线杆分割的迟暮,想象亮闪闪的地上袋鼠的歌声。

 

终于停下来的时候,就发现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

不能再肆意地写字了,而画作则充斥着庸俗的cliché。感受力被磨平,转化成了考试技巧和议论文例子。甚至阅读、阅读也鲜少触到心灵了。从SAT万用的反乌托邦系列,到各个领域的入门介绍,每周一本,系统地构建自己的知识。你看,上周我了解了黑客呢,这周打算看看美国宪法。我已经把心理学研究的科学性和生活中的经济学记在脑子里了呢。可我多么想念两年前,在我还不认识abandon的时候,窝在被窝里用卡西欧词典读的英文版小王子。To you, I am nothing more than a fox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foxes. But if you tame me, then we shall need each other. To me, you will beunique in all the world. To you, I sha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…

 

那时我会把全段高亮,把tame收入单词本1。

 

现在我会如何呢?我脑袋一热转学设计,战战兢兢地准备作品集,拿到很多很多offer,却发现自己早就掐死自己对生活的爱了。我耻于写artist statement,耻于申请艺术学院:我哪是个艺术家呢?I’m just a phoney and a fake. 也许上了大学,我会因为伪装者症而走进心理互助中心。或者我会去纹身,醒目地爬过虎口:Everyone is faking it. 用于自勉,又称自慰。

 

总而言之,现在闲下来了的我,满心惶恐。一切光鲜亮丽,仿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一般。内里不过是在逃离,用尽全身力气,溃败奔逃。忘掉过去的不快,拒绝吐露真心,延迟那必做的抉择,以期免除痛苦。

 

当然也曾立志要直面自己。与懦弱的自己和解,与任性的家人和解,与过去和解。可惜,如果只靠唠叨逃げちゃ駄目だ逃げちゃ駄目だ就能解决问题,世界上就不会有想补完的疯子了。我在一次次犹豫中消耗着能量,用一个个光辉的理由躲避直面自己,最后与世界两败俱伤。这么不负责任,对不起。

 


对不起。


评论(16)

© Rafish | Powered by LOFTER